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半山人-诗文集

人生感悟

 
 
 

日志

 
 

香白杏【原创】  

2017-06-29 07:27:41|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云半山人

      邻居赵老伯家院子里有一棵大杏树,粗壮的铁干铜枝,歪歪地好像要躺在他家的院墙上,树冠一半在院内,一半倾斜出院墙外。这棵树据说是祖上留下的,到他们这辈子究竟有多少年了,连自家主人都说不准确。传说好像是他曾祖父从外面带回已嫁接好的树苗栽下的,估计也有上百年历史了。
      这棵树,不同于村子周围那些杏树,它独有自己的名字,叫香白杏。当然,既然有自己的名字,肯定有不同于其它杏子的特点。别的单棵杏树没名字,只能按品种笼统叫什么苦山杏,酸巴达,大红杏,小黄杏等等。
      这棵树传到了现在,可真算是赵老伯的心爱之物,掌上明珠。因为他曾在自己培育的小山杏树上多次剪取香白杏嫩枝嫁接都未能成功,邻居家也试过多次,都没成功。所以,这棵树成了这村独一无二的宝贝。
      赵老伯每年雨水节过后,当冻土开化,都要在树根半径五尺圆周范围内,刨土松土,打好小围埂,然后在这圆周围埂内用通煤炉子的大铁通条,密密麻麻地在地上扎上许多眼。从河里挑来水,倒进厕所,把平常拉的屎尿化成稀汤粪,把这种粪尿稀肥,舀出来浇在树根处,把那土埂圈灌得满满的。待肥水全部渗透进土里之后,他再用土做好掩埋。由于还是冬季,臭味还不是想象的那么大,对邻居也没有大的影响。每年他都要搞一次,一闻到臭味,我们邻居就知道赵老伯又在给他心爱的杏树搞美味加餐了。他说,“庄稼一枝花,全凭肥当家,杏树是铁杆庄家,当然也不例外”。杏树在僵土开化后足足的吸收了营养和水分,到清明节开花时,那花开得又多又大又水灵,香气扑鼻。看来杏花把粪便的臭味全都转化成清香了。
      杏花成了我们期盼春天到来的标志,也成了赵大娘看护杏树的开始。我们小孩子,忍受了一冬的荒凉,也想用鲜花改变一下我们的心情与视觉。每当我们悄悄摸到院墙外,像叠罗汉一样够花时,就会被赵大娘发现,她连吼带骂,“小猴儿崽子,又想折花,一个花一个杏儿,你们这是糟践,快滚!”我们狼狈逃窜。
      花落了,嫩绿杏树叶出来了,小青杏像奶娃娃一样密密麻麻挤在大树母亲的怀里,挂满枝头。我们这帮小子,望着树枝上还没有立核儿的青杏,心里想到酸酸的美味,口水直流,当然又是要准备对杏树进行袭击,尝鲜解馋了,白天不得手就准备在晚上干。北方的春天,乍暖还寒,赵大娘披着过冬的破棉袄,手里还拿着一根长荆条子,坐在院子门口,见我们鬼头鬼脑的从房拐角转出来,她把条子高高举起,狠狠地往地上一打,说:“来吧,来了我抽死你们!你们现在就想吃,不嫌早点嘛!等杏儿熟了,有你们吃的!”
      在赵大娘的看护下,我们一般是得不了手的,家长也说,“你们不许去赵大娘那里捣乱,哪年你们也没少吃她家的杏,现在吃是糟践东西,不许去!”
     她家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我和她家三儿子是同班同学,关系不错,每到杏子成熟了,赵大娘就会摘些,用小荆条篮子装着,让她儿子送过来。
      这个香白杏就是和别的品种不一样,它个头大,皮是雪白的,很薄,在杏子尖嘴处往下,有星星点点的红雀斑,像是小姑娘脸上的胭脂没有擦匀,又像细皮嫩肉的脸上泛起的红晕。闻一闻,香气袭人,一捏两瓣,咬一口,果肉丰厚,汁水充盈,很甜又略带微酸,非常可口,核儿很小,可能是嫁接的原因,砸开核儿硬壳,里面的杏仁全是瘪的,即使想播种,也没有繁殖发芽的能力。
      年年都会吃到赵大娘家的杏,即使在农业合作化和人民公社时,由于它是长在自家院子里,也没有被集体化。待我和她家儿子高中毕业分别考了学校出去读书,放假也不和杏熟时节,就没有吃到了。
      当我工作后,有一年正好回家赶上杏熟的时节,我正在家里和父母说在外边的新鲜事时,一个小孩提着一小篮杏进来,喊着,“奶奶,我奶奶说看见叔叔回家来了,让我给他送些杏子,说他好多年没吃到了!”我的心一下子激动了,心想,‘赵大娘,我回来还没去看望您老人家,您就派孙子送来你家我从小就爱吃的杏子,这是多么深厚的邻里亲情啊!’我接过小篮子,拍着小孩子的背说,“回去说谢谢奶奶!”我把杏子倒出来,立刻装进本来是买给爸妈的好吃的东西,告诉他慢慢走,说这些给爷爷奶奶。由于时间紧迫,我没有再亲自登门去拜访慰问他们。但我记住了,下次回家,一定要专门给两老人家买些礼物。
      五年后,利用出差的机会,我买了礼物,高兴的回到了老家,向妈妈说明这些礼物是送给赵大娘的。妈妈说,他们老两口子先后都在前两年去世了,孙子让他爸接到城里去了,现在那院子没人住了,老杏树由于没人管理,也干死了。
      我怀着抑郁的心情,特意去了那自小就非常熟悉的院子外面,看到院墙已有塌掉的豁口,那三间房子已是破败不堪,早年贴的对联,已爆裂变成白色,字迹模糊不清,糊窗户的纸破得早已成了一个个窗窟窿,干枯的杂草在院子里被寒风摇晃着。老杏树的根部土地板结,细小的枝杈早已干枯脱落,只剩下比较粗大的干支,在冬日冷冷的阳光下,默默地站立着。
      我心中一阵酸楚,传了几辈子的香白老杏树和主人真的一起寿终正寝了!一切美好的回忆只能留在我的脑海里。赵家大伯大娘去世,我是永远见不到了!香白杏,难道你从此也就在世间消失了?

香白杏【原创】 - 云半山人 - 云半山人-诗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