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半山人-诗文集

人生感悟

 
 
 

日志

 
 

秋风【原创】  

2016-03-24 11:04:23|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云半山人

        中秋节前后,在农村正是割、晒、打、藏、种的大忙时节。可在这个山村,看不到有人下地,看不到梯田里金黄的庄稼。抬眼望去,以往长满庄稼的梯田里,都长满荆棘,黄绿相间茂密的叶子,告示这里的秋天来了。
        村子里很少看到有人走动,也看不到村干部在忙。很多房屋,没有住人,都搬迁走了。还在的大部分人分别躲在不同地点的牌桌上,没日没夜的打着麻将或纸牌。小卖部开在麻将馆的旁边,面包、啤酒、白酒、火腿肠等吃的货架上齐全,打牌肚子饿了,就掏钱买些垫补垫补。打麻将的人一个个神情紧张又快乐。长时间的打牌,又都显得有些疲惫。每盘打完,立即算账,赢了的,露出了欣慰,输了的,露出了无奈。那些从外边打工回来的,身上揣有些钱,互相招呼着,笑呵呵的,更是热情地乐于参与其中。
        我很多年没有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山村了,因为母亲的病与去世,才请假回到这个熟悉,而如今又感到非常陌生的故乡。
        记得在我上中学的年代,满坡满岭的梯田上,到了这个时候,人们没早没晚的忙碌着秋收秋种。天不亮就起来,要去割谷子收玉米,怕突然刮来的白露风把谷子粒吹掉。我们学生也要放秋收假,参加收秋、种麦、秋耕。全生产队男女老少一直干到晚上,还要赶忙把白天打的粮食装进口袋,运回库里。那时节,晚饭不到八点甭想吃到口。
        人民公社解散,地按人头分到了各家名下,说是责任到家,包产到户。头一两年,人们对自己种地很有热情,利用公社时期修下的水利设施浇灌,有的人家尝到了甜头。有的人家,人口有,但劳动力却没有,矛盾一下子就出来了,地撂荒了,生活反倒坠入了贫困。
        在大搞乡镇企业的浪潮下,村里组织男劳动力去了山上开采石灰石,烧石灰。一村一个石灰窑,一天到晚,山上放炮声,敲击石头声,不绝于耳,石灰窑冒出的烟雾,缭绕在村子的上空。雨天一来,石灰水流到了原本清澈的河里,小鱼小虾全都被石灰水呛死了,河床水底下,铺有一层白糊浆,高度的碱性,连水草都断了根。人们到山上开石板,把山体开得到处都是大坑大洞。整个山坡,留下厚厚的一层碎石乱渣,远远望去,像是大山长了牛皮癣,很是难看。
        一部分人当时是比以前有钱了,开始买了大卡车,到别的村子开的小煤窑去拉煤,拖到平原地方去卖。这一时间有人真的发家了,可没有劳动力的人家可就更穷了,有的甚至达到了衣食难保的地步,开始要求政府给予困难补助。这是解散农村集体经济之后,出现的由于有些人抓不住‘老鼠’,形成的贫富差距。
       几年过后, 年轻人思想开放,不愿像祖辈人那样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头顶汗珠流到脚跟的农民生活。从年轻农民开始,不再喜欢土地,人逐步离开了村子。土地从开始被人渴望,追求,酷爱,变得越来越没人愿意去种了。公社时留下的整体系统水利设施,因各户经营土地,年久没人修理,已经失去了供水的作用。有的地段,水渠坍塌堵塞,后来,干脆抽水机也被村里干部当作废旧物资卖掉了,土地彻底失去了往日引河水上山浇灌,收成好坏完全靠老天的脸色。春旱种不下种子,夏伏遭受掐脖旱,秋后无收成,是经常遇到的事。人们越来越对土地失去了耕种与收获的信心。上级对农业的优惠政策,在这里全是白费。 由于烧石灰的污染,开石板的生态破坏,上级勒令停止了这些破坏环境的乡镇企业。小煤窑也不许乱开乱采,被封窑了。有大卡车的人家也没有了煤可运输,卡车也一辆辆卖掉了。后来,国家实行退耕还林,山坡地被封山造林,开劈成鸟语林公园,农民完全失去了土地。
        人们没有了生产对象,失去了劳动手段,无所事事的的人,有点能力本事的年轻人这一下就全部流了出去。年老的,没人要雇的,留在村里,靠自家年轻人挣得钱来维持生活。人口迅速的减少,使得本来热热闹闹的村子,变得冷冷清清,白天看到村一片房屋,晚上却没有几处灯光。房屋坏了,没人修理,院墙倒了,没人再垒,荒草长满了院子,整个村子像一位无依无靠的老人,歪歪斜斜地喘息着,躺在荒凉的河堤上。资源流向了城市,尤其是人才,乡村没有了发展机会,没了地位,没了希望。农村培养出来的,考上大中专院校的学生,没有一个回来创业的。其实在这里创业也找不到门路,没有资源,没有独特传统技术。为改变这里的就业环境搞创业,区乡上级有关部门,也不知费了多少心思。现在,连只有中学学历的年轻人都留不住了,姑娘向外出嫁,小伙子结婚时,想方设法也要离开村里,到城镇去买房或租房,再也不在生他养他的地址上建新房了。这样,连本来父辈极少积蓄下来的物资财力,都随着子女人员流动而流出去。城镇化的发展,客观上,挤压了农村的存活的余地。只有空巢老人的村庄,苟延残喘,根本没了生机。
        梯田里的垒堰逐步垮了,原来祖辈栽培留下的果树枯死了,退耕还林,恢复了山区原生态的植被,这里的农民没有了土地的寄托。我看到家乡这个样子,想得出来,随着最后一批憨厚仁慈的老农民自然逝去,这样的空壳农村将会很快在地图上消失。
        整个村庄像被秋风吹倒了的一棵老玉米,虽然枯黄的杆子还在,但根和叶子已经全干了,玉米棒子也没有留下,被人掰走了。种子没留下,继承人没有了。人们都崇拜羡慕有钱人,逐步变得亢奋自私,家族也不再和睦相处,恬静的同情心淡化了,互相帮衬的传统灵魂丢了。那种晴耕雨读,炊烟袅袅,人欢马叫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那种邻里和谐,互敬互爱,在文人笔下魅力无限,诗情画意般的农村,难道就这样慢慢的死掉吗?国家实行贫困退出机制,看来势在必行。这样的农村既然在秋天已经凋蔽了,大批年轻农民向城镇集结,这山村的冬天,已经不算远了。在大地上看到的,将是城镇化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7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