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半山人-诗文集

人生感悟

 
 
 

日志

 
 

忆货郎担【原创】  

2014-09-03 10:19:17|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云半山人           图/李蔷生

老货郎【原创】 - 云半山人 - 云半山人-诗文集
 
        现在人要买东西,大人孩子都知道去超市,店内货物琳琅满目,极其丰富。六十年前,想买点东西,尤其在农村,那是很困难的。所以,每当我听到郭颂唱的【新货郎】,我就想起小的时候经常见到的那走村串乡的货郎担子。
       那时,农村没有商店,家里必须的日用百货全靠货郎挑来卖。货郎手里拿着一把铁框上面装有小皮鼓、下面装有小铜锣的、铁框两边有用绳子拴起的四个小圆木球,摇动起来可以同时打击皮鼓和铜锣的、叫作拨郎鼓的响器,发出咚锵咚锵的声响。用这种独特的声响,告诉乡亲们卖百货的来了。货郎担是一条扁担挑两个货筐,或是货柜。都是小型的重量轻的小商品,花样繁多。能插在外面的就插起来,主要是木头玩具,当作吸引小孩子的幌子。销售对象主要是面对农村的妇女和儿童。
      有些货郎担专卖一类商品,如有专卖布的,拿面手摇鼓。卖笸箩簸箕的,用一串铁片呱嗒呱嗒地甩出声音。卖油的,卖豆腐的,卖肉的,卖泥人的,卖金鱼的,都是大声吆喝。卖玻璃扑扑噔的,靠吹出声音,等等不同的货物,都有不同的叫卖方法。给我记忆最深的,还是那摇拨郎鼓卖百货的。
      听拨郎鼓在街上咚锵咚锵一响,小孩子手里早就捏着好不容易从大人那里磨叽要来的几分钱或几毛钱,飞速地跑向还未撂稳的货郎担子。‘慢点,慢点,别挤翻了挑子。’货郎微笑着。这个孩子买了这样玩具,那个又买了那样喜好。跟在孩子后面来的,是大姑娘、小媳妇、中年妇女、小脚老太太。
      孩子们选的大多都是可以彼此互相显摆的玩具,如可以翻筋斗小木猴、玻璃球、洋画片、铁皮口哨、鱼钩、小竹笛、木刀枪,。。。。。妇女选的样数可就多了,全都是日常过日子要用的,如缝衣针、顶针、花红丝线、绣花绷子、花样子,胭脂粉、雪花膏、牙粉、蛤蜊油、梳子篦子、红头绳、发夹、老花镜、痒痒挠、辫子梢上的蝴蝶结,发髻上戴的红绒花,。。。。。。
      她们边选货边问价边互相开玩笑。‘这朵红绒花漂亮,等你出嫁时戴最好’!说的那大姑娘脸都红了!‘这雪花膏你抹了,保证你家二哥三天不出工,在家守着闻你!’那小媳妇狠狠锤了那开玩笑的中年妇女一拳头。‘我看你抹了,又白又嫩,还得连生三个娃’!她被人回敬抢白了一句。‘大娘,你试试这个老花镜,戴戴,清楚不?’。。。。。。她们边选边贬说价钱贵,货不怎么好,谁谁的货比你的还好,价钱还便宜。她们好像都是老买家,很懂行情!货郎微笑着不与她们争辩,任她们说,任她们选。买完货,有时妇女们还说这次买得货多了,故意推推搡搡地少给货郎几分钱。当然,俗话说买的不如卖的精,货郎也有保证自己不亏本但又不能说出的办法和主意。‘大姐们,到晌午了,口渴了,谁给端碗水来鼓鼓肚子吧。’一大碗凉水端来了,有时还另加送给一两个玉米面大贴饼子或窝头。这时,全无了卖货时为那几分钱嚷嚷的气氛,倒显得彼此之间像老朋友那样有个互相关心照顾。
      男人们来买的东西一般都是叶子烟、洋火、烟杆、烟袋锅、烟袋嘴。低声地问着价钱。买烟时货郎小心地拿出焦黄的干烟叶来,让男人们装满烟袋锅,点着火,细细地品尝着,互相慢慢地评论着,商量着卖多少价钱,而后过秤称重量。男人们一般都是很爽快的做完交易,没有妇女买东西时那么多的挑剔话语和多余的欢笑。
      货郎经常来村里作生意,一回生,二回熟。买的人知道了他的哪种货色好坏,他卖货也知道了谁喜欢什么。谁需要的如果这次暂时没有,他就记下来,保证下次带来。货郎走村串乡,见多视广,一来二去,长年累月,可以认识几个村子的人,有个大事小情的村民就托他给传个口信。他在做买卖的过程中,还当了不少次义务通讯员。
     乡村中,向来都是平静的,就是因为货郎的到来,乡亲们把他围在中心,才掀起一波一波暂时的欢乐。他的货物,给农村带来了新奇,他的到来,给农村带来了生气。他好像代表了农村外面的世界。但当买货的人散去,回到各自家中,去欢乐的欣赏刚刚买到的心爱之物后,他却默默地收拾好货物,拖着被夕阳拉长的身体摇晃的影子,又显得那么孤单落寞。他摇着拨郎鼓,那声音,又好像是他一路上向世界发出的悲怆哀怨。货郎从外边趸货到村里卖货,挑着担子四处游荡奔波,迎寒风顶烈日,用自己的辛苦汗水从中赚点差价,供自己养家糊口,他也是普通百姓中的一员,也真是挺不容易的。
      自从20世纪50年代初,乡村成立供销合作社,货郎这个行当就显著减少了,再也听不到摇拨郎鼓的声音了。随着乡村商业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和抑商重农【以粮为纲】政策的贯彻,货郎在乡村的商业交易已成为历史的记忆。但偶尔听到街上有卖叮叮糖、棉花糖的金属敲击声,这应当算是货郎行当在当今的历史遗存吧。
      据历史记载,货郎这个行当,早在宋朝就有了,清明上河图里那些肩挑背负赶集市的,应当就是货郎。北宋苏汉臣画有【货郎图】,南宋画家李嵩也画有【货郎担】图。古来就有行商坐贾之说,他算不算是个小商小贩里的小行商呢?够资格吗?
      有一幅对子写到:【一担二筐为三餐肩挑日月,四乡五镇养六亲叫卖东西】。还有一个谜语:【货郎担上街—招摇过市】。我想,这些就算是对他们这种行当的真实写照。
      最后以一首顺口溜来描绘一下过去的货郎担子:【街中一阵拨郎鼓,百货摇来一担挑。妇幼闻声急切至,穷乡僻壤笑声高。孩童显摆木刀挎,妇女心怡雪花膏。糊口货郎担日月,农商交易忆旧凋。】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